新聞是有分量的

你知道“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可你是否知道詩人海子逝世30周年:一個隱秘而孤獨的背影

2019-03-26 14:21欄目:銳觀點  來源:文匯APP   作者:admin
TAG:

你也許沒聽過“海子”,但你一定聽過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開?!?/p>

海子,原名查海生,1964年3月24日出生于安徽省懷寧縣高河鎮查灣村,當代青年詩人。他在農村長大,15歲時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大學期間開始詩歌創作,1983年自北大畢業后分配至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哲學教研室工作。

1989年3月26日自殺,年僅25歲。

第一次知道海子,是因為他那首紅極一時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做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游世界”

幾乎每一個誦讀過他的詩篇的人,都能從他身上嗅到四季的氣息、光陰的流轉、風吹麥浪的聲音。

據不完全統計,海子創造了近200萬字的詩歌、詩劇、小說、論文和札記。海子去世以后,摯友西川寫過一篇名為《懷念》的文章,那篇文章是這樣開頭的:“詩人海子的死將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神話之一?!?/p>

為紀念海子逝世30周年,《我的孤獨如天堂的馬匹:海子情詩》特意從麥綏萊勒的幾百幅版畫中,挑選出符合海子詩歌氣質的部分畫作,進行了再創作,作為這本書的插畫。著名版畫家法朗士·麥綏萊勒,1889年誕生于比利時勃蘭根堡。他從二十世紀初開始創作,直到一九七一年病故,他一生留下近萬幅作品, 連續性木刻組畫是其一生最為輝煌的成就。他一生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在二戰這樣的歷史背景下,麥綏萊勒的作品深刻的烙上了反戰的情緒。他用鋒利的木刻刀刻劃出來的資本主義世界,刀刀見血。在這些作品中充滿了生的掙扎、哭訴、吶喊和戰斗,它把我們帶入到一個黑暗的充滿了血污和淚痕的世界里麥綏萊勒版畫。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背后,也有一個隱秘而孤獨的海子。詩里的悵惘、悲傷、迷茫、甜蜜,依然能帶給我們感動和希望,關于愛情,關于理想。都說懷念一個詩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讀他的詩,又是一年三月時,我們一起重讀海子。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游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愿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愿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活在這珍貴的人間

太陽強烈

水波溫柔

一層層白云覆蓋著

我踩在青草上

感到自己是徹底干凈的黑土塊

活在這珍貴的人間

泥土高濺

撲打面頰

活在這珍貴的人間

人類和植物一樣幸福

愛情和雨水一樣幸福

——海子《活在這珍貴的人間》

七月不遠

性別的誕生不遠

愛情不遠——馬鼻子下

湖泊含鹽

因此青海湖不遠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顯得凄凄迷人

青草開滿鮮花。

青海湖上

我的孤獨如天堂的馬匹

(因此 天堂的馬匹不遠)

我就是那個情種: 詩中吟唱的野花

天堂的馬肚子里唯一含毒的野花

(青海湖 請熄滅我的愛情!)

野花青梗不遠 醫箱內古老姓氏不遠

(其他的浪子 治好了疾病

已回原籍 我這就想去見你們)

因此爬山涉水死亡不遠

骨骼掛遍我身體

如同藍色水上的樹枝

??! 青海湖 暮色蒼茫的水面

一切如在眼前!

只有五月生命的鳥群早已飛去

只有飲我寶石的頭一只鳥早已飛去

只剩下青海湖 這寶石的尸體

暮色蒼茫的水面

——海子《七月不—給青海湖請熄滅我的愛情》

編輯:衛中


歡迎關注活力黔南微信公眾平臺

?